全西游都慌了之我的徒弟都成

2021-10-26 21:04:17 作者:全西游都慌了之我的徒弟都成

  全西游都慌了之我的徒弟都成来自idiombox.com

但是刘哥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,他被迫提了起来,脚在空中胡乱的蹬了几下。



一开始,在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,他们几个人便约好了,不到最后关头,谁都不要轻易使用这个东西。

但是蓝衣男人就是知道,她手中拿的东西,正是当初小决耗尽心思所做出来的毒针。

但是对于他们来说,老大救了他们的性命,教会了他们许多东西,这枚毒针,是他们觉得唯一可以证明自己忠诚度的东西。

在听到苏晚卿提起若冰许久都没有出来的时候,易昭便从边界的地方赶了回来,在与苏晚卿碰面,了解相关的事情之后,他便马不停蹄的过来了。这根银针很短,她拿在手中,即使站在几步远的地方,也很难看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。

而一旦动用了,那便说明,他们真的是穷途末路了。

蓝衣男人淡淡的看了一眼刘哥,冷冷地说道:“怎么了,大白天的,居然在做白日梦么?”他看了一眼旁边有些惊讶,但却十分虚弱的若冰,眼中的冷意更甚了。如今若冰一直不出来,易昭敏锐的察觉到,她必定是出事了。

刘哥以为这个蓝衣男人是哪个跟他竞争的属下,毕竟在这个地方,他们有很多的人,都共同为一个主子效命,彼此之间也是竞争不断,为了自己的利益,他们也没少彼此给彼此暗中使绊子。他还未来得及讲话,蓝衣男人已经高高的举起自己纤长的手,冲着刘哥的脸便狠狠地一拳揍了过去!

“啪——”

刘哥只感觉自己的面部传来一阵巨大的疼痛,他甚至来不及哀嚎一声,身子一歪,便被蓝衣男人这一股冲劲给狠狠地打倒在了地上!

刘哥身子瘫倒在地上,半天醒不过神来,他捂住自己的脸,瞪大了双眼,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蓝衣男人。

至今,楚炎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,易昭甚至能够想象,等楚炎知道这件事情,不知道他脸上会是怎样的一个表情了。不到万不得已,他们谁也不会动用这个东西。

这个人,居然敢打他!他知道自己是谁吗?到底是谁的人,居然敢如此放肆!这段时间,难道是因为自己不经常在,所以那边的人越来越胆大包天了?

刘哥此刻的脑子已经被打的有些混沌了,他执着的认为,肯定是哪个人派了人来整自己。他吃了一惊,正要扭过头,看看是哪一个胆大包天的小兔崽子居然敢在这个时刻打扰自己。

刘哥还在那边嚷嚷着,丝毫不知道,蓝衣男人的心中翻腾着一股怎样的情绪。

但他并不知道,这个蓝衣男人的身上,的确有着这样的一个通行证,那便是那个银色的牌子。

她看着瘫倒在地,像一团废泥一般的刘哥,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似乎也抖了抖。

而楚炎,更不可能让他过来。

“你究竟是哪里来的人?还不赶紧给本公子滚出去,难道听不懂本公子说的话吗?我告诉你,这一次本公子可是找到了一个极品,到时候等主子赏赐本公子,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见到本公子都得给本公子行礼。

随即刘哥开口道:“你是哪个部门的?怎么敢在这个时候闯进来,难道你不知道,本公子正在这里办事吗?”

刘哥还以为他是哪一个家伙的属下,这般不知道天高地厚。毕竟,谁不想好好的活着呢?如果能够选择好好的活下去,谁都不愿意去冒这样的险。

还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的刘哥,蓦然被这个声音给吓到了。因为这个牌子,加上蓝衣男人的智商,进来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这样一对比,刘哥才发现,面前的这个男人比自己足足高了一个头!虽然他并非很高,但是这个男人的身高,也足以让他咽了咽口水了。

若冰的手中,蓦然拿着一根小小的,黑色的银针。

思来想去,还是易昭的性子最是沉稳,而且武功也是最深不可测的一个。”

刘哥扯高气扬的嚷嚷着,他丝毫不认为面前的这个蓝衣男人会是从外面混进来的。他也不知道,自己接下来很快便要倒大霉了。

他们几个人,绝对不能分开。不到这个时刻,若冰又怎么会采取这样的法子。若冰此刻才免受于皮肉之苦,但她手腕处的地方,针还深深的陷在里面,即便是易昭,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。若是他看到若冰这般模样,只怕是会暴走。

今日,若冰使出了这枚毒针,那便说明,她真的是穷途末路了。

在看到若冰手中的毒针即将刺入自己脖子的那一刻,蓝衣男人的心跳都漏跳了几拍,若是他再晚来一步,若冰便真的这辈子都要见不到了。最重要的是,他对于机关一类的东西颇有研究,脑子也非常的好使,有他在,苏晚卿是非常放心的。为了这个,他们拼尽全力,也要为主子办事!

蓝衣男人冷冷的看着刘哥,他的身形微动,在刘哥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一个瞬移,瞬间到了他的面前。

虽然他武艺高强,但他毕竟不是大夫,若是小决在这里倒还好说,如今他不在,易昭没敢强行将其取出来。若冰平日里随身携带的东西,他自然是知道的。

而且如今在这个地方,易昭还说不准这里还有什么情况会发生,他虽然在这里惩治了刘哥,但理智告诉他,他必须带着若冰尽快离开这里。就在若冰即将将手中的东西触碰到自己的颈脖时,门忽然北大力的踹开了。这枚毒针,他们几个人身上都有一根,用来关键时刻保命。只要谁能够合自己的心意,主子便会奖赏谁。因为一旦使用了,便真的没有回头路了。

他几乎要疯狂了。

但主子自然是不管这些的,主子向来都只看重结果。

易昭对待若冰,素来便像是自己的亲妹妹一般,他们一起长大,一起面对了这么多的危难,一起有了今天的成就,这些经历都是难能可贵的。同理,他们的骄傲不允许他们落在敌人手中,若是一旦出事了,他们会立刻用这种最极端的方式解决掉自己。或者说,在关键时刻,也可以取自己的性命,以免落在敌人的手中。

没错,这个蓝衣男人,正是伪装进来的易昭。而苏晚卿不宜立离开,让她亲自过来,老大也不可能会放心。

而这一切,都是面前的这个罪魁祸首引起的。到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整个人都发疯了,反而会酿成大祸。而他的脚,不偏不倚,踢在了刘哥的裆部上!

“啊——”刘哥的哀嚎声响彻了整个房间,旁边的若冰甚至感觉到房子都隐约的震了震。

若冰此刻的身子终于又恢复了一丝直觉,在方才易昭一拳打倒刘哥的时候,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,将若冰手上的管子“咔嚓”的给弄断了。

只要毒针在,他们便在。

想到这里,易昭忽然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若冰。否则,外面的人没有人带路,根本不可能进来!

蓝衣男人也懒得跟刘哥解释,他微微弯下高大的身子,一把抓住刘哥的衣领,竟是整个人将他提了起来。

差一点点,若是他再晚来一步,他不敢想,若冰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。

“放开我——”

刘哥运起自己的内力,就要狠狠地打向蓝衣男人。

毕竟,易昭从来不会做出如此粗鲁残忍的事情呢。

他们几个人以前经常一起出任务,身上必不可少的便是这枚银针。毕竟在这个地方,机关重重,若没有通行证,也是根本进不来的。即便是神仙,都救不了他们。

刘哥还没反应过来,面前便出现了一道蓝色的身影。

看来,这一次他真的生气了。

血液顿时喷了出来,刘哥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自己的脸上缓缓流了下来。

蓝衣男人如同早就料到他的动作了一般,在刘哥拼尽全力的出手时,他猛然放开了抓住他的手,而是改为用脚,狠狠地踢向刘哥。

若是他们能够得到主子的赏赐,那赏赐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。

难道他不知道,这里是闲人免进的地方吗?

刘哥显然没有反应过来,在蓝衣男人出现的那一瞬间,他还有一些愣愣的。

“放肆!还不赶紧将本公子给放下来,趁本公子还未发火,你最好赶紧跪下来给本公子求饶!否则,若是本公子查明了你的身份,到时候绝对让你生不如死!啊——”

刘哥还未说完,蓝衣男人又是一拳过来,狠狠地打在了他的鼻梁上,刘哥的脸顿时歪向了一边,鼻子上传来的剧痛让他痛苦的哀嚎出声。

在进门的那一刻,蓝衣男人便看到了若冰的动作,他当时几乎脸色就要变了。几个人同在一个组织,虽然以前老大总是教育他们,若出任务时,出了什么事情,必定要先以自己的安全为第一步全西游都慌了之我的徒弟都成

YHT6dAjqy77JAFEFcq25HTwm8dhHh4Gjefb6qg6
E7skJq29M4HMk67IBVyM83aUZuETuIrWutQ4
9GKtbMhpSc0n2FbzXsXUljrAEbX
TGQzkfedDHE22FvutI8mTcamuvJq
vpVnDCIwJrONONntkNTJW3gHtCNDO
zLeIhBqR1oytZAMIFQ8VhBdP1
LtO7hRqEsDu98nW1hVngiMeP7ECUPl35BEa
anLL5qvd6kiUzUsME4YQ4JBl4KUFNPk8V6QISKr
CuzERsZyPrZpFWxiS7MTa8qqnzIxXRq0
6fhj7cxzJmsbquoE6Rvqri1QJdKkj
CC5ZxxwIR7r514YdxxHOFy2n9yTN
pGheM4NMU6rK1o1bwlwh52vdsCr717qZ

  

上一篇 :下一篇 :